往期回顾:

美文欣赏

又是荠菜花开时

     我的童年是在江南广阔的田野里度过的,那里是我的活动室。这个活动室是现在的小朋友们所无法想象的。那可真是个激动人心的世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乐趣。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那里都有许多东西令我兴奋激动,其中就有荠菜。

    兴奋激动的理由,主要不在她的美味,而在寻找她的过程。荠菜善变。在没有太多杂草的地方,她是匍匐在地上的,叶子锯齿状,有时候那锯齿还很大,整片叶子看上去像从叶子中间的茎上又生出许多瘦长的叶子来,而且颜色很深,灰紫色,不仔细找,根本发现不了。如果长在菠菜地里,她就往上长,叶子几乎没有齿,而且颜色碧绿,和菠菜的模样十分相似。如果周围有浅浅的、灰绿色的草,她既不匍匐着,也不高高站着,颜色也就变成灰绿。叶子有浅齿,和周围的草一样,叶表一层细细的绒毛,这就又和杂草打成一片了。所以,每找到一棵,都是一次胜利。

    有时候,第一遍没有发现,但有些疑惑,一回头,突然发现一个肥大的家伙正趴在那里呢。这时候,会感觉胸腔里那颗心正激动得怦怦直跳。这不像是在干活,而像捉迷藏,甚至比捉迷藏还好玩,谁不愿意呢?五六岁的时候,如果让我看守晒在场上的稻谷,驱赶麻雀和鸡,我是不愿意的,太乏味了。如果母亲说:“海度啊,去挑点荠菜来,晚上包团子吃。”我就兴高采烈,拿了篮子雀跃而去。

    又是烟花三月、荠菜开花的时候了,不知道江南的孩子还能否认识荠菜,也不知道被春雨浇醒的田野里,是否还有挑荠菜的妇女、孩子。

    (摘自《小学帮语文》)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