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修复创伤,宁夏“三山”焕生机

    俯瞰宁夏,贺兰山、六盘山、罗山是不可或缺的生态坐标。“三山”既是黄河流域生态系统的关键单元,也是西北、华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

    贺兰山是宁夏人民的“父亲山”,连绵“筋骨”不仅阻滞着沙漠和寒流的侵袭,也在水源提供、维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靠山吃山”的传统和一度粗放的发展方式,曾让贺兰山遭遇大规模无序开采,山体遍布伤痕。2017年以来,宁夏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打响贺兰山生态保卫战。

    机器轰响停止,山间鸟鸣啁啾;“疮痍”被逐一抚平,树木沿山铺绿……历经4年多的综合治理修复,“父亲山”再度焕发生机。

    保护修复“三山”自然生态,筑牢西北生态安全屏障,不仅是宁夏守好改善生态环境生命线的重要举措,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建设中也具有基础性、关键性、全局性作用。现今,随着贺兰山渐渐“康复”,“绿水青山”生态愿景正成为触手可及的生活美景。

    生态综合整治按下“快进键”

    贺兰山脚下的平罗县崇岗镇,曾是太西煤的主要加工基地之一,被通往银川市、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和贺兰山深处矿区的道路围成一片三角区,是西北地区大型煤炭集散地,曾被称为煤炭“金三角”。

    由于多年过度开发、无序发展,崇岗煤炭集中加工区如同一只打翻的墨盒,“金三角”变成了“黑三角”,当地的动物都很难显现原来的毛色。

    2019年5月,宁夏全面启动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围重点区域45处治理点综合整治,平罗县按照“关停取缔、停产整改”总要求,针对崇岗煤炭集中加工区的生态综合整治按下“快进键”:687家企业及经营户全部停产整改,大幅缩减规划面积,提高企业入驻标准;保留区洗煤、碳素、活性炭等行业企业实行资源整合、兼并重组,打造现代化洗煤储煤企业;原有15.77平方公里的面积“瘦身”至7.07平方公里,煤炭经营商户总体退出,十几万棵刺槐、火炬树等耐旱、耐碱树木扎根这里……历经两年多“铁腕治理”,崇岗煤炭集中加工区内的“散乱污”企业被取缔,1100万吨煤矸石及原煤被运走,保留企业全部更换了先进的环保和洗煤设备,环境污染指标大幅下降,煤泥产生量由20%下降到5%左右,绿化面积也从最早的205亩增加至3000余亩,“黑三角”重新萌发绿意。 (下转第四版)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