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慢沽佳酿醉成诗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的高光时刻

    碧空如洗,凉风微拂。宁夏贺兰山东麓又到了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

    成片的酿酒葡萄基地内,串串如珠似玉的葡萄垂挂在藤条上,等待采摘,然后进入宁夏200多家酒庄,被酿成风味独特的佳酿。

    在天空下苏醒,在酒窖中蝶变——时间,是优质葡萄酒最好的朋友。

    种下一棵苗、延伸一条链、融合三个产业、带富一方人。自1985年第一瓶葡萄酒酿成,历经试验示范、品质提升、稳定成长,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向世界展示着“时间的价值”:35万亩荒地变成绿洲,一座座酒庄星罗棋布,一瓶瓶好酒飘香世界,一项项大奖捧到手软。今年7月10日,全国首个针对特色产业开放发展的综合试验区——宁夏国家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正式挂牌;9月26日,国家级平台、国际性盛会——首届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将启幕。

    在岁月中沉淀,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迎来了太多高光时刻。

    年轻产区横空出世

    在宁夏葡萄酒界,一个故事耳熟能详——那是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第一次出现在世界葡萄酒的视野中。

    2011年秋,伦敦。贺兰晴雪酒庄联合创始人容健站在英国皇家歌剧院的舞台上,从颁奖人手中接过波尔多风格红葡萄酒国际大奖证书,并接受来自国际葡萄酒界的喝彩。

    从世界12254款酒中脱颖而出的葡萄酒品“加贝兰2009”,不仅一举获得全球最具权威的葡萄酒大赛——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的国际大奖,也成为首个摘取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最高奖项的中国葡萄酒,由此更新了世界葡萄酒产地的版图。

    要知道,此前在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报名网站预先设定的中国各个产区名单中,原本没有宁夏产区。通过多方协调,组委会才在产区中加入了宁夏。谁也没想到,这临时加入的宁夏产区生产的酒,竟一举斩获大赛的“国际金奖”。

    一石激起千层浪。与欧洲产区动辄几百年的葡萄酒酿造历史相比,宁夏产区初出茅庐。在大众印象中,宁夏的葡萄酒也似黑马般横空出世。实际上,这背后几经沉淀——

    1985年2月,春寒料峭。贺兰山脚下,原玉泉葡萄酒厂一间废旧仓库内,几名年轻人兴奋异常——依靠普通水缸和刚刚学回来的技术,他们酿造出了宁夏历史上第一瓶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

    那一刻,并非为了跻身国际舞台,也不是为了参与世界葡萄酒的巅峰之争,这瓶葡萄酒更多的,被赋予了发展产业、助力增收的期待。

    曾经的贺兰山下,十年九旱,农作物连年歉收。20世纪80年代初,地方政府依托玉泉营农场组建玉泉葡萄酒厂,试图通过种葡萄和挖掘相关产业链,改写千百年来既定的命运。

    改变,未必成功;不变,注定失败。

    大自然是公平的。贺兰山东麓虽干旱少雨、昼夜温差大,不适宜农作物生长,但这里典型的大陆性半湿润半干旱气候,却是绝佳的酿酒葡萄种植区。

    伴随着一个个“小目标”在贺兰山东麓被制定、实现和超越,一个年轻的产区,在岁月的沉淀中,渐渐轮廓鲜明。

    “第六产业”释放效应

    20年前,郑永金从广东潮汕来到吴忠市红寺堡区,看到的,是群山脚下,一片荒芜。恶劣的自然环境不但没能逼退老人,反而激发了他的倔劲儿,他带队推沙丘、修水渠、改良土壤,用了2年多时间,将2万多亩荒沙地变成良田。2007年,第一茬葡萄挂果收获。2009年,凯仕丽酒庄的第一杯葡萄酒芳香四溢。

    从第一瓶葡萄酒,到20世纪90年代末新一轮投资热潮,推动着宁夏酿酒葡萄种植面积逐步扩张。宁夏随机而动,率先在全国把葡萄酒产业作为重点发展行业单独列出,在业内引人瞩目,更多的企业进驻贺兰山东麓。“王朝”“张裕”“长城”及国际著名的葡萄酒生产商保乐力加、轩尼诗相继落户,小葡萄串联起的紫色大产业在贺兰山东麓蔚然成形。

    为让宁夏“紫色名片”更亮,向着更高层级迈进,自治区党委、政府先后出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关于促进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及文化长廊发展的意见》《中国(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文化长廊发展总体规划》等一系列法规政策,为葡萄酒产区发展提供政策支撑和法律保障。

    同时,成立全国首家省级葡萄产业管理机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对全区葡萄产业实行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筹建设、协调管理。成立的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架起了政府与酒庄、产区与市场、宁夏与世界的桥梁。

    此外,宁夏努力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提出发展包括葡萄酒在内的“九个重点产业”。今年1月发布的《葡萄酒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再次提出重点要放大产区优势,提升品牌价值,打造领军企业,把贺兰山东麓打造成“葡萄酒之都”。

    “葡萄酒产业关系发展、关乎生态、关联文化,是典型的‘第六产业’。”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要想使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就一定要突出风格,提高质量,降低成本,节能减排,“其中,突出风格是第一位的,一定要做出具有‘贺兰山东麓特色’的葡萄酒”。

    纲举目张,行稳致远。

    截至目前,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基地种植面积达55万亩,成为中国酿酒葡萄种植规模最大最集中的连片基地,建成酒庄101家,葡萄酒年加工能力超过20万吨,葡萄酒产业年综合产值超过260亿元,每年为生态移民提供12万个就业岗位,工资性收入近9亿元,占当地农民人均收入的28%,成为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

    葡萄酒产业已成为宁夏扩大开放、调整结构、转型发展、促农增收的重要产业。

    先行先试战略机遇

    历史的坐标定格在这一刻——今年7月10日,宁夏国家葡萄及葡萄酒产业开放发展综合试验区正式挂牌。

    千亿级的产业目标,国际化的理念模式,宁夏葡萄酒产业迎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战略机遇。

    “宁夏葡萄酒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可持续、高质量发展。而且必须是和相关产业综合发展,把一二三产业真正融合起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名誉院长、教授李华认为,“综试区”应在技术创新、合作模式、运行机制、政策支持等方面先行先试,以推动葡萄及葡萄酒产业高质量发展,让中国葡萄酒从贺兰山东麓走向世界。

    如今,由农业农村部、文化和旅游部、全国对外友协、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首届中国(宁夏)国际葡萄酒文化旅游博览会召开在即。将博览会提档升格为“国家级”,更凸显出一份深深的期冀。

    这是一次全新的起步——宁夏葡萄酒产业也将在高质量发展中“先行一步”,用新的理念、新的思路、新的视角重塑产业发展路径,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p>    农户在永宁县小任果业设施农业基地采摘葡萄。                    本报记者 王晓龙 摄</p>

农户在永宁县小任果业设施农业基地采摘葡萄。 本报记者 王晓龙 摄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