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在回望“吴忠之战”中汲取奋进的力量

    (上接第一版)

    北路解放军一九一师五七三团夜袭牛首山,夺取青铜峡之后,9月20日拂晓,又奉命强攻中宁通往金积的咽喉要道余家桥。国民党宁夏兵团所属贺兰军保安一师二团倚仗汉渠堤坝、城镇、村庄等有利地形和事先构筑的工事,在此负隅顽抗,阻击解放军。五七三团不畏艰险,按预定时间实施强攻。在战斗中,广大指战员机智灵活,勇敢作战,双方激战达两个小时。在激战中,解放军牺牲47人,敌军在大部被歼灭的情况下,残敌弃甲而逃。到14时,五七三团在团长杨守愚、政委权仁的指挥下攻占了黄营、沙寨、刘家营、毛家寨、贾家寨、李家堡、西滩村和保安一师一团团部——董府。当日14时许,一九一师师部进驻董府。

    南路解放军一九二师从牛首山东侧挺进,在击溃马部骑兵的多次轮番冲锋后,于9月19日傍晚先后攻战沙渠稍子、侯家湾等地,抵达汉渠南。20日晨,涉水发起攻击,突破敌汉渠防线的南线,先后攻战徐家湾、马莲渠、田家桥等地。至14时许,逼近金积县城,配合一九一师对金积县形成合围之势。同时,一九一师五七一团与独立一师、独立二师沿豫旺、灵武公路疾进,协同迂回包抄吴忠堡。

    为彻底打破国民党宁夏兵团顽固势力的梦想,解放军一九一师、一九二师迅速挥师北上,实施歼灭吴忠堡之敌,并切断金积县守军逃跑的作战计划,将包围金积县城的任务交给了随后跟进的一九〇师部队。同时,五七一团、独立一师、独立二师迂回到吴忠堡东北,形成了合围吴忠堡驻守敌军之势。

    此时,金积城内守敌被解放军一九一师、一九二师、独立一师、独立二师、一九〇师从东、西、南三面包围,退路断绝。见援兵无望,守敌一二八军副军长何晓霆等大部分官兵利用混乱偷逃出城。金积守军指挥官崔清平、谢修臣见大势已去,决定向解放军求和,城内敌军全部溃散。21日晨,400多名毫无组织的守城敌兵缴械投降,金积县城解放。1949年9月23日,在人民解放军的协助下,中共金积县委员会、金积县人民政府成立,首任书记王廷栋、县长李波。

    解放宁夏战役的最后一战中,要数涝河桥之战最惨烈。金积解放后,六十四军指挥员果断作出包抄决定,围歼吴忠堡的国民党卢忠良的一二八军。解放军一九二师在师长马卫华的率领下,摸黑绕过金积城,蹚过水淹地带,经廖桥、巴浪湖、杨马湖挺进吴忠堡东南的涝河桥一带,与先期到达吴忠堡东北侧五七一团和独立一师、独立二师对吴忠堡守军形成夹击之势。

    敌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保三师师长周福才得知此情报后,马上派马进禄部的2个装备精良的步兵连,破坏公路,拆掉桥梁渡槽,加强了对涝河桥的防守。

    9月20日晚,当解放军五七五团扫清清水沟南岸敌军诸据点时,一九二师主力也逼近了吴忠堡。敌军保三师第九团团长刘瑞祥派师部联络参谋张永和协同副团长罗俊忠带着他的亲笔信到前沿阵地与解放军联络……

    当夜秋风瑟瑟,远处偶尔传来几声水鸟的鸣叫,涝河桥四周死一般寂静,解放军指战员们克服昼夜连续作战带来的疲劳,坚守在阵地上。五七五团指挥员足智多谋,一面与敌军代表张永和谈判,一面命令侦察参谋刘斌带2名侦察员迅急探明水情及架桥位置,同时令该团一营积极进行战斗准备,一旦谈判破裂,就实施强攻……

    一营三连接受攻占敌桥头任务后,利用夜色,进至河岸观察敌情、地形,研究了战斗方案,决定采取火力、爆破、突击相结合的战法,攻歼桥头碉堡群守敌。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三连用门板、梯子等制作成架桥器材,21日2时许完成战斗准备。21日晨,在敌人拒绝放下武器的情况下,解放军五七五团一营三连发起攻击。驻守桥头的一连守敌,凭借距桥主体西北近300米处的1座高碉、4个地堡为主体的坚固碉堡群工事,用轻、重机枪疯狂扫射,加上敌人事先阻塞清水沟下游,造成涝河桥附近水势暴涨,致使解放军三次架桥强攻都未成功,三连伤亡较大。五七五团组织火力,发射炮弹,将守敌对解放军威胁最大的机枪火力点摧毁。在炮火的掩护下,架桥排迅速跳入水中架桥。突击队过桥后迂回到敌后,用炸药包炸毁碉堡,占领了桥头。解放军大部队过桥后分路猛追,经数小时激战,于吴忠堡外围俘敌千余人,将敌保安三师防线全部摧毁。与此同时,一九一师集中优势兵力突破吴忠堡东南门,与迂回吴忠堡东北之独立一师、独立二师等部队配合,在吴忠堡外围歼灭大量敌军。

    “涝河桥战斗历经两个多小时,解放军指战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清水沟涝河桥南岸,桥头两侧有许多战士倒在了血泊中,桥下的水被战士们的鲜血染成了红色。解放军在清理作战阵地时,发现有135名战士在共和国即将成立的曙光前英勇牺牲,其中45名战士的遗体被水冲走。1951年,吴忠县人民政府修建涝河桥烈士陵园时,有36名烈士名字无法考证,成为无名英雄。”站在陵园革命烈士纪念馆历史图片展示墙前,胡建东说。

    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驻守吴忠的敌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和二五六师师长马福元扔下部队,于21日清晨偷偷逃往黄河西岸的银川,吴忠守敌似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有的向灵武逃窜,有的向黄河西岸奔逃……当日11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十四军一九二师五七一团(原属一九一师),独立一师突进吴忠堡。吴忠堡宣告解放。中午12时,一九一师主力部队浩浩荡荡从吴忠堡东门开进城里,群众纷纷涌上街头,夹道欢迎解放军。

    1949年9月26日,按照中央有关指示精神,在解放军五七一团的协助下,中共吴忠堡市委员会、市人民政府成立,首任书记冯茂、市长李丹林。

    9月19日至21日的吴忠之战,歼灭国民党宁夏兵团主力一二八军,共毙伤敌165人,俘敌73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24门、汽车23辆、各种枪支7869支,以及各种弹药110多万发。吴忠之战是解放宁夏的关键性战斗。涝河桥激战突破了国民党宁夏兵团精心设计的汉渠防线北段,奏响了吴忠之战的前奏曲;涝河桥战斗则使宁夏兵团主力一二八军中最坚固的防御工事、最顽固的反动势力遭到致命打击。

    吴忠之战的胜利,不仅给马鸿逵在宁夏经营多年的反动顽固势力以毁灭性打击,也使宁马集团的梦想破灭,宁马防线全面崩溃。在解放军强大的军事攻势威慑下,银川的和平解放迅即变成了现实。21日,驻扎在黄河西岸宁朔县一带的贺兰军向解放军求和。22日,马鸿宾出面代表宁马集团向解放军求和。23日,签订《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之协议》,解放军即进入古城银川。24日,宁朔县解放。至9月底,宁夏全境解放,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献上了一份厚礼。

    “今天是从昨天走来的,我们决不能忘记过去。‘为有牺牲多壮志’,记住先烈先辈,就会为我们的人生注入昂扬的精神,就能焕发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强大力量。”胡建东说。





标题: